• 天津市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杜强被罢免市人大代表职务 2019-09-17
  • 以网络文化建设推进文化惠民 2019-09-14
  • 和布克赛尔县节能降耗保卫蓝天小袋子改变大世界 2019-09-14
  • 保护英烈权益要用好公益诉讼 2019-08-17
  • 《西湖学论丛》(第十辑)征稿启事 2019-08-17
  • 【幸福是奋斗出来的】邵书琴:扎根边疆磨砺闪光青春 2019-08-10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咱敢肯定伪高工连一份靠谱的企业计划都做不出来!不服?那你写篇如何制订企业计划的帖子给大家看看? 2019-08-10
  • 五个药品批文被国家药监局注销 其中涉及两款儿童常用药 2019-07-20
  • 【大考2018】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(组图) 2019-07-09
  • 聚焦两会:委员建言献策 收到提案5360件 2019-07-05
  • 暑期升学宴谢师宴流行 纪检部门向干部亮红线 2019-07-05
  • 【理上网来·喜迎十九大】这五年,精准扶贫改善了乡村社会治理结构 2019-06-30
  • 共产主义社会,马克思主义对未来的科学预测。对于共产党人来说,是自己的信仰,对于相信这种科学预测者来说,是一种价值追求。至于未来的共产主义实行什么样的分配方式,马 2019-06-26
  • 回复@不能这样啊:又钓出一个老蚕! 2019-06-25
  • 部分MacBook Pro存在硬件问题 需同时换主板和SSD 2019-06-25
  • 体彩11选五复式投注表 > 奋斗在红楼 > 第三百七十三章 谈判

    河北福彩排列五走势图: 第三百七十三章 谈判

        湖广布政司治所在武昌府。武昌同时也是湖广地区的粮食集散中心。顺长江水道往东,过江--西布政司的九江府,再到南直隶的安庆府。水道约六七百里。再经由太平府(芜湖)至金陵。全程一千多里。

        这便是淮南水灾在七月底爆发后,至九月中旬湖广地区的粮食还没有运到金陵的缘故。相距太远。这也是金陵的粮商们敢于炒高粮价的原因。

        否则,挨着产粮区,粮价怎么可能上的去?金陵粮商们在有实力也不可能吃得下产粮区的大部分粮食。只有在南直隶还有操作的余地。

        距离金陵数百里的太平府府城中,十几名伙计装束的人汇聚在水路码头边上的一处茶铺中。长江水道边上的码头,这种提供给苦力歇脚、喝水的茶铺比比皆是。红砖黑瓦,几间开的大门,喝茶的客人们在深秋中都穿着深蓝色、灰色的短褂子。各种方言在茶铺子里的笑声中、争论声中飙出来。天南地北。

        这十几名伙计是金陵八大米行派来盯着湖广运往金陵的粮船。个个穿着粗布衣衫,二十多岁的年纪,吃苦耐劳。太平府距离金陵约两百里,作为监视地点刚好合适。

        为首的大伙计名叫施羽。他是陈家米行的大伙计,二十多岁的年纪,身材高大,相貌平平。但身上有一股让人信服的力量。八家米行的伙计,这些天在这里盯着,现在基本都服他。

        施羽看看四周说话的苦力、小行商们,压低声音道:“金陵那边的情况很危险。湖广的粮船还不见踪影。我们将消息先报回去?!?br />
        拼起来的长长的方桌中,坐在靠窗边的一名伙计道:“羽哥,不再往周围查探查探?”

        “不用查。我已经在码头上四处和人问过,安庆府那边的关卡没有粮船过。不会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。羽哥这天赋,不管哪里话,一学就会?!?br />
        又有一名伙计皱着眉,担忧的道:“羽哥,真照金陵那边传来的消息。咱们这些米行今年可是要亏惨了。在松江府、镇江府、常州府收购的米价达到6钱银子一石,还要搭上运费、人工。这一头,南京户部的米粮只卖8钱银子一石米,我看米行都难了。咱们日后吃饭都成问题?!?br />
        一名胖伙计嘿的笑一声,“咱们的手艺,哪里吃不了饭?”

        大伙计与米行的东家的关系并非是简单的雇佣关系,而是有一些小股东的意思。当然,所占的股份比起掌柜自是不如。

        施羽叹口气,低声道:“看户部有多少粮食吧。松江府那边的海路也不是那么好走的?!?br />
        金陵的形势,对米行而言确实非常的不利。若是收购的粮食都砸在手里,亏损几千上万两银子都有可能。
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一石米八钱银子的价格,给金陵的米价造成巨大的冲击。早些年,米价是一石五钱银子。最近一两年有所上涨,至一石米六钱银子。在如今金陵粮价高达一两八钱的时刻,这个价格极具市场冲击力。

        九月十二日,户部在金陵设立的十六个销售点,于一日之内销售大米近八千石。如同暴风般席卷全城。

        金陵八大米行的各处店铺前空无一人。在有选择的情况下,市民们谁都不会购买高价粮食。

        此前几日,在四五天的时间内,金陵八大米行在1两5钱银子一石至一两8钱银子一石这个区间冲高、喜人的销量在九月十一日遭到暴跌。销量为零。

        如此严峻的情况下,米行的掌柜们虽说恨的牙齿直痒,但没有人敢“蒙着头”作出决定。都在等着监视长江水道湖广方向的情报,以及松江府方向的情况。

        长期在米业这一行里刨食,已经有掌柜认出来,户部售卖的米粮是产自广--州府的大米。必定是走海路运往松江府的。因此,两个方向的情报要综合起来才能做出决定。

        整整两天,金陵米业公所里的掌柜都是唉声叹气,愁眉不展。之前嘲讽、讥笑南京户部尚书卫弘的话,现在想起来,真是心里磕碜的慌。丢人??!

        陈家米行的洛掌柜喝茶时心里都在苦笑。他曾经戏言卫尚书给了米业同行们一个好借口。然而,现在看来,户部先设置临时的售卖点出售廉价的坏米,实际上是在培育市场。让金陵的市民们知道、习惯去户部设在各码头、城门口的地方买米。所以,在粮船一到之后,立即对市场形成巨大的冲击,销售量节节攀高。

        毫无疑问,户部背后高人在操作。

        九月十三日晚,枯坐在米业公所里等到消息的各家米行的掌柜们得到了确切的消息:湖广粮船还没到,松江府无粮船来金陵。顿时,各自散了,脚步匆匆的回去向东家汇报。

        洛掌柜带着随从坐船到陈家后,在偏厅里略坐了一会,就得到陈家的大少爷陈子真的召见。

        精美的斗室之中布置的很雅致,香料冉冉。

        小厮上了茶。

        陈子真坐在主位的木椅中,伸手示意洛掌柜喝茶。听洛掌柜说完情况后,沉吟着道:“你觉得现在米价还撑得住吗?”

        洛掌柜苦笑一声,“大爷,现在不是撑不撑得住的问题。而是会亏损多少的问题?!?br />
        陈子真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陈家为了米价这件事,用刺杀震慑帮卫弘摇旗呐喊的贾环。虽则事后将贩运私盐的郑家给丢出去当替罪羊。但并非没有后果。

        暗杀士人,这很犯忌讳。不要将士林所有人都当傻子。你说不是你做的,别人就信?只是,他们现在畏惧陈家的权势,没有证据,不会开口发声,心里未必没有看法。

        而在付出这样的代价之后,如果米价之事,竹篮打水一场空,没赚到银子不说,还要陪本。这怎么行?陈家必须得做点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…

        夜色深沉。秋夜里又下了一场雨,更添凄寒。

        卫弘带着随从外面巡视各处的售粮点回来,心情很不错。贾环在信中向他提供了一个解决问题、精彩的方案。现在,这个方案有大部分都实现了。

        他将不会成因为户部粮案被致仕。说不定还有升官的可能。当今天子,御下极严,有刻薄寡恩之名,手段冷厉。但对有能力的大臣,时?;岵涣咛岚?、重用。

        雨滴落在后院的正厅外,卫弘喝着鸡汤,与老妻坐在一起说会话。都是家长里短的话题。却让他倍感舒服。

        不久前,自老家松江府华亭县赶来的次子带着妻子与一双儿女前来。令家中充满了生气。此时,十一二岁的孙子和八-九岁的孙女正安静的坐着。

        卫家的基因非常好,两个小人儿坐着,宛若金童玉女。卫老夫人看着的笑呵呵,道:“老爷,兼儿才到金陵,你怎么有将他打发回华亭?这孩子不像康儿那样出息。但也…”

        卫弘无奈的苦笑,摆摆手,解释道:“就是兼儿可靠,我才让他回华亭办事?!?br />
        他的次子是嫡幼子,更得夫人的喜欢。但他更喜爱像他的长子,在京城做官的卫康。写信将次子卫兼叫来金陵,面授机宜后,让他回华亭。不是因为讨厌折腾他。而是因为贾环此时正在华亭。

        卫老夫人咂咂嘴,没说话。

        金童玉女两人都是好奇的转着眼珠子。透着一股子灵性。听着爷爷和奶奶说话。

        这时,外面的丫鬟快步进来回话,神色匆匆,进来后先行礼,语速急促的道:“老爷,外头的张管家传话进来,吏部陈尚书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卫弘顿时一愣,随即笑起来,“还真让贾子玉给料到了啊?!苯μ劳氲莞慌缘氖膛?,站起来,交代几句,就往前院里去。

        贾环给他的方案中,就有关于这一节的应对措施。

        米价下跌,形势大好。破敌只在数日间。

        但是,陈家怎么可能没反应?所以,陈高郎来了。

        ….

        花厅之中,陈高郎坐在椅子上打量着厅中的陈设。用度、器物算得上上等。当然,和陈家里的用度没法比。但由此可见,卫弘此人也并非什么清官。

        卫弘从厅外进来,微笑着拱拱手,“让陈大人久等了?!被潞6嗄?,这点面子功夫,对他而言并非难事。

        陈高郎弓着背,老态龙钟的站起来与卫弘见礼,语速缓缓的道:“老夫为私事而来。卫子衡何故拒人于千里之外。你我以读书人相交?!?br />
        卫弘就笑一笑,坐下来。

        聊了几句科场话题,陈高郎似笑非笑的看卫弘一眼,道:“卫兄手握粮船,春风得意??!有人委托我来向你传句话,想要卫兄高抬贵手,将卖米的价格提高一些。他会感激不尽?!?br />
        卫弘的算盘,他大约猜的出来。弥补户部的亏空嘛!这样可以减少罪责。

        户部的粮食,卖的价格高一些,获利会更多。他还有好处提供给卫弘:白银五千两。

        至于,卫弘最终到底会不会被朝廷问责,这就不好说。但退这一步,致仕时,这笔丰厚的酬劳就更加重要。

        陈高郎深信,每一个人都是有价格的。比如:郑国公邓鸿、金陵知府贾雨村。

        卫弘沉吟着。心里好笑。陈高郎话说的漂亮,但是谁不知道陈家的米行是金陵最大的粮商?说到底,陈高郎今天来谈判,是处于弱势的。

        服软,在情理之中。(未完待续。。)
  • 天津市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杜强被罢免市人大代表职务 2019-09-17
  • 以网络文化建设推进文化惠民 2019-09-14
  • 和布克赛尔县节能降耗保卫蓝天小袋子改变大世界 2019-09-14
  • 保护英烈权益要用好公益诉讼 2019-08-17
  • 《西湖学论丛》(第十辑)征稿启事 2019-08-17
  • 【幸福是奋斗出来的】邵书琴:扎根边疆磨砺闪光青春 2019-08-10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咱敢肯定伪高工连一份靠谱的企业计划都做不出来!不服?那你写篇如何制订企业计划的帖子给大家看看? 2019-08-10
  • 五个药品批文被国家药监局注销 其中涉及两款儿童常用药 2019-07-20
  • 【大考2018】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(组图) 2019-07-09
  • 聚焦两会:委员建言献策 收到提案5360件 2019-07-05
  • 暑期升学宴谢师宴流行 纪检部门向干部亮红线 2019-07-05
  • 【理上网来·喜迎十九大】这五年,精准扶贫改善了乡村社会治理结构 2019-06-30
  • 共产主义社会,马克思主义对未来的科学预测。对于共产党人来说,是自己的信仰,对于相信这种科学预测者来说,是一种价值追求。至于未来的共产主义实行什么样的分配方式,马 2019-06-26
  • 回复@不能这样啊:又钓出一个老蚕! 2019-06-25
  • 部分MacBook Pro存在硬件问题 需同时换主板和SSD 2019-06-25
  • 310足球直播视频直播 新疆25选7开奖号 二八杠出千视频 广东快乐十分出租平台 平特一肖中特公式 时时彩缩水在线计划 足彩胜负彩怎么中奖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网站 福彩山西20选5走势图 p3开机号试机号开奖号码走势 快3倍投计算 广西快乐十分钟历史统计 优游时时彩 陕西快乐十分杀号表 没运气中彩票大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