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大考2018】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(组图) 2019-07-09
  • 聚焦两会:委员建言献策 收到提案5360件 2019-07-05
  • 暑期升学宴谢师宴流行 纪检部门向干部亮红线 2019-07-05
  • 【理上网来·喜迎十九大】这五年,精准扶贫改善了乡村社会治理结构 2019-06-30
  • 共产主义社会,马克思主义对未来的科学预测。对于共产党人来说,是自己的信仰,对于相信这种科学预测者来说,是一种价值追求。至于未来的共产主义实行什么样的分配方式,马 2019-06-26
  • 回复@不能这样啊:又钓出一个老蚕! 2019-06-25
  • 部分MacBook Pro存在硬件问题 需同时换主板和SSD 2019-06-25
  • 全国人大代表、西安交大校长王树国谈创新型人才培养 2019-06-17
  • 巴南:四季瓜果扮靓美丽乡村 2019-06-17
  • 【新媒体矩阵】长城评论微信公众号 2019-06-14
  • 习近平:进一步关心海洋认识海洋经略海洋 推动海洋强国建设不断取得新成就 2019-06-07
  • 特朗普下令美国防部组建第六军种“太空军” 2019-06-07
  • [大红包]——有神论者是客观唯心主义派别的三种世界观。无神论者是主观唯心主义、客观唯物主义和主观唯物主义三个派别的九种世界观!!!! 2019-05-26
  • 让统战工作多些互联网思维(新论) 2019-05-20
  • 习近平: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2019-05-20
  • 体彩11选五复式投注表 > 史上最强赘婿 > 第637章:天堂!万岁!最久违妻子(求月票)

    河北20选5开奖走势图: 第637章:天堂!万岁!最久违妻子(求月票)

        接下来,沈浪在怒潮城内继续探索,想要找到相关的记载,或者相关的留言,总不能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来吧。

        但是沈浪找遍了每一个地方,没有任何发现。

        倒是见到了很多文字记录,不仅仅是实验记录,还有枢密院的报告,甚至还有孩子们的作业。

        但所有的文字记录,都停留在某一天,也就是十二月初九。

        这一天,也就是姜离现世,上古文明席卷重来的那一天。

        所有的文字都截至于这一天,甚至许多孩子们的日记也是这样。

        沈浪看到了好多日记,其中就有女儿沈宓的,还有儿子沈力的日记。

        女儿沈宓天生就是一个公主,所以她的日记也完全像是一个公主。

        在日记中,她写出了对姐姐幺幺的想念,对爸爸的想念,然后写了那一天的学习感悟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今天的绘画艺术课完成得不好,受到安雅学士的批评了,老师说我的海豚画得没有灵气,尤其是那两只眼睛。我并没有在享受创作的过程,没有想到赋予画中海豚于生命,我觉得非常沮丧和抱歉,因为我确实走神了,因为我太想念爸爸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对不起小海豚,我没有用心去画你,我没有赋予你灵魂,这样可能导致你在另外一个世界无法降生,对不起,我的小海豚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是沈宓的日记,当时她才十一岁,充满了童真和幻想,她甚至觉得只要画得足够好,就能给画中的小动物生命。只要画得充满灵魂,那么就会有一只画中的小动物在某个世界真正诞生。

        她是真正的公主,整个心灵都是粉色的,充满了绝对的纯洁和善良。

        沈浪看着女儿的日记,感觉到内心仿佛要融化。

        曾经的沈宓宝宝是他的最爱,在天越城的那段时间,他几乎每天都爱不释手地抱着,甚至在她还不能吃盐的时候,就磕瓜子给她吃。

        当时沈宓宝宝还没有长牙,所以一颗瓜子仁能够含在嘴里整整一个时辰都没有吃完。

        沈宓从小到大就被?;さ煤芎?,她视野中看到的一切几乎都是美好梦幻。

        现在,她去了哪里?

        沈浪提前送走了幺幺,因为幺幺的精神母亲是美杜莎的娜鲁女王,她在继续留着会有生命危险。

        但现在连沈宓宝宝也不见了。

        接下来,沈浪看到沈力的日记。

        这孩子的字写得真好,一丝不苟,小小年纪,功力就已经颇深了。

        在他的日记中,充满了责任,虽然才十一岁,但是他思索的就已经都是大事了。

        日记中他先发表了自己那一天对大乾国史的课程的感悟,接着写了自己对算术的心得。

        总之,他的日记像是一份书面报告,严肃得很。但日记是一种非常私密的文字,应该是非常放松的,不讲究格式,甚至不用太讲究文笔。

        而沈力一整本日记,都是这么严肃的,一板一眼,甚至沈浪都能感受到他做得笔直,一字一划书写日记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沈浪的每一个孩子性格都不一样,而沈力算是非常特殊的一个。

        他并不是非常聪明,比不上沈野,比不上洛基,智商只能算是中上,但是极度的认真,不管做什么事情都竭尽全力,追求完美,而且对自己有极高的道德准则。

        在只有四五岁的时候,就像是一个小大人一般。但又不像是沈野那样近乎妖孽的早慧,沈力的严肃依旧带着孩子可爱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在他只有两三岁的时候,几乎所有人都断定,沈力未来必成大器。

        如果没有沈野的出现,沈力会是沈浪最好的继承人。当然就算沈野存在,宁元宪、宁政都看中了沈力,想要把越国江山传给他。

        在日记中,沈野最终还是写出了自己的困扰。

        我是父亲的儿子,也是母亲的儿子。我不像让外公失望,也不想让舅舅失望,我想要履行宁氏家族的责任,但是我姓姜,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不道德的。

        原来不仅沈浪有这样的困扰,小小年纪的沈力困扰更大。

        他道德水准太高了,作为宁焱公主的儿子,宁氏的外孙,他一方面不想让宁元宪和宁政失望,但另外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是姜氏之子,去继承越国的江山,是不是不对,有篡夺嫌疑?

        他仅仅才十一岁,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。

        沈浪抱着两个孩子的日记,放在心口的位置,放在鼻子下想要嗅到上面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,对不起,我没有能够?;ず媚忝?。

        我的妻儿们,我的父母,我的岳父母,我的家人,我的朋友,你们在哪里。

        沈浪闭上眼睛,就仿佛两个孩子在眼前,一个在画画,一个在写东西。

        他很想要将这两本日记放在身边,但是他不能这样做,因为很有可能会暴露身份。

    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将日记返回原处,这里天气那么冷,不会坏掉的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沈浪来到怒潮城大城堡的顶端眺望。

        视野之内的一切,依旧是彻底死寂,没有半个人影,没有任何活动的迹象。

        他现在就想要知道,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,大乾帝国,吴楚越等国还在不在?

        人类的文明,还在不在?

        按照正常的推断,应该是不在了,因为这里的温度已经下降到了零下七八十摄氏度了。

        他之前在南部海域,哪里应该是整个星球最炎热的地方,结果都彻底冰封了。

        这证明整个世界,都已经封冻了,最高的温度,都在零下五十摄氏度,常理来说这个世界的文明,应该已经荡然无存。

        但是沈浪不信!

        应该离开怒潮城了,沈浪深深望了一眼怒潮城。

        再见了我的家园。

        下一个目标,他要去玄武城,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个家。

        玄武伯爵府,距离怒潮城仅仅只有不到两千里而已。

        沈浪继续迈腿狂奔,朝着西边的方向奔跑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几个时辰后!

        沈浪沿着冰冻的海面一直奔跑,再一次看到了陆地。

        当然,其实现在陆地和海洋的界限已经非常模糊了,都是无边无际的冰雪,海面也完全被冻硬了。

        不过陆地上有山川,有城镇,有村落。

        沈浪踏在了越国的土地上。

        这里很冷,但是他的心更加冰凉。

        因为这里的房子,这里的城池,也完全空空如也。

        一个人影都没有,地上的积雪已经有十几米了,却没有任何脚步痕迹。

        不要说没有人的脚步,飞禽走兽都没有,整个世界仿佛静止了。

        沈浪飞快狂奔,来到了熟悉的玄武城。

        好熟悉的城墙啊,但是又不熟悉,因为完全被冰雪覆盖,只能大致看到一个轮廓。

        整个玄武城,都笼罩上了一层寒冰积雪。

        沈浪步入城内,房子基本上都已经被冰雪淹没了。

        凿开冰雪,下面依旧空空如也,玄武城内所有的房子空无一人,街道也空无一人。

        这不正常,太不正常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个环境下,就算没有活人也应该有尸体啊,而且这么冷,就算几十年,尸体也不会腐坏。

        就算尸体腐坏了,那至少也有骨骸啊。

        但什么都没有,完全是空的。

        这太诡异了,太离奇了。

        为何城内没有半个活人,也没有半具尸体?

        沈浪离开玄武城,冲向玄武公爵府,金氏家族的城堡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这里应该算是沈浪真正的家,他和木兰在这里渡过了最快乐的时光。

        当时他刚刚入赘金氏家族不久,大约有将近一年的时间,都是在玄武伯爵府里面渡过的。

        那悠闲的日子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呢?就在他开启天下无仇的旅程,进入国都天越,要去灭苏难。

        从那个时候起,沈浪就进入了无比忙碌的生涯。

        仇人一个接着一个消灭了。

        在很长时间内,他一直都认为等灭掉仇人名单上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,他就悠闲下来了,就可以享受生活了。

        结果,大炎皇帝死了之后,他最大的仇人,乃至整个天下最大的仇人降临了。

        他的父亲姜离!

        沈浪迈步在玄武伯爵府内,此时应该称之为玄武公爵府了。

        非常奇怪,玄武城被积雪淹没了,但是金氏家族的府邸并没有。

        这里的积雪,仅仅只有一尺左右。

        这明显不正常,按说这里也应该被积雪埋没的,为何只有一尺?

        不过这里的积雪也没有任何脚印,唯一的脚印是沈浪留下的。

        穿过校场,穿过主堡,来到后院,这里是沈浪和木兰的小院子,在这里渡过了无数幸福美妙的岁月,当然也是没羞没臊的日子。

        进入自己的房间,外面就是书房。

        这里面依旧整洁,没有任何积雪。沈浪站在一堵墙下,这曾经就是他书写仇人名单的墙壁。

        不过此时上面空空如也,因为被刷了一层石膏。

        沈浪将石膏剥落,便露出了里面的仇人名单。

        绝大部分的名字上,都已经打了一个叉。

        苏难,太子,薛彻等等。

        当然这里的仇人名单上,还没有大炎皇帝的名字,最后一个名字是郭靖。

        呃!

        好尴尬啊,沈浪的仇人名单出现过很多笑话。

        有些是真仇人,而有些人却从仇人变成了忠诚的下属,比如苏难。

        有些人,从仇人变成了狗/男女,必须徐芊芊。

        而有些人,从仇人变成了亲如父子,比如宁元宪。

        这个郭靖是国君的谐音,因为当时沈浪还在越国内混,不敢直接写国君二字。

        此时,国君两个字边上还画了一张面孔,只有眼睛,鼻子,嘴巴,唯独没有脸,还吐着舌头,耳朵是狗耳朵,而看五官依稀是沈浪的面孔。

        这是沈浪画的,算是唾面自干了。那意思我把国君当成仇人,现在我要收回这个名字,我沈浪说话不算数,所以我就不要脸了,我就是一条小狗。

        这小狗的耳朵,还是冰儿小丫头画的。

        冰儿,曾经也是沈浪最亲密的人,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比和木兰在一起还要长,她的整个身心都在沈浪身上,沈浪几乎是她整个世界。

        但是后来沈浪太忙了,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就非常地稀少。所以冰儿又把精力放在了孩子们身上,无微不至地照顾宝贝们。

        这个丫头又刻薄,又势利,但她才是真正的贤妻良母。

        把丈夫和孩子都照顾得很好,不管是在厨房里,还是在卧房内,都是超一流的。

        沈浪看着墙上的仇人名单入了迷。

        片刻后,它烧水将石膏化开,重新将仇人墙粉刷一遍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沈浪再一次离开了玄武公爵府,这里已经没有人了,再留在这只能徒增悲伤。

        但好歹在这里看到了一点希望,因为这里的房子被整理过,这里的积雪也只有一尺左右,好像是有人来过的,而且应该是这几个月内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所以,这个世界应该还没有毁灭,还有希望。

        按照沈浪的猜测,这个世界已经严寒到这个地步,所以就算有幸存的人类,也需要在几个大聚集点内生存,这样能够集中供暖。

        但是粮食呢?这么冷的天气下,可种不出任何植物来,也自然养不了任何牲畜。

        但如果有人类聚集点的话,那应该在天南城,也就是越国天南行省的首府。如果连天南行省都没有聚居点的话,那就代表着人类的幸存者已经非常少了,只有在王都天越城,才有希望。

        所以,沈浪要先去的地方是天南城,这里距离天南城,仅仅不到七百里。

        沈浪再一次狂奔在冰天雪地,朝着天南城而去。

        几个时辰后!

        沈浪矗立在天南城东边的一座高山上。

        他看到了天南城,看到了无比惊人的一幕。

        怪异?离奇?惊艳?奇迹?

        天南城仍旧在,而且已经完全变了。

        整个天南城的面积,增大了二十倍都不止。

        原本的天南城,只有三十万人口,城池面积不超过三十平方公里。

        而此时这个巨大的城市,面积超过了两千平方公里。

        乖乖,这个城市的面积超过曾经的炎京。

        这还不是最离奇的,更惊人的是有一个无比巨大的穹顶,笼罩在整个城市上。

        这个穹顶的直径超过八十公里,穹顶之下的面积超过五千平方公里。

        曾经北极也有白玉京的穹顶,直径两三千里。不过那个穹顶是白色的,而眼前天南城的穹顶却是蓝色的,而且处于半透明的状态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一个穹顶,又仿佛一个巨大的能量罩,把整个天南城?;て鹄?。

        因为这个穹顶是半透明的,所以沈浪大约能够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房子,简直如同森林一般。

        而且这些房子都离奇的高,最低的都有几十米,高的超过几百米。但又不是现代地球的高楼大厦,依旧是非常原始古朴的风格。

        沈浪明白了,这个穹顶将外面的严寒隔开,使得城市之内的人得以生存。

        但是粮食怎么办?能源怎么办?

        如此巨大的城市,里面有多少人口?绝对是天文数字吧?

    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么巨大的穹顶,这么惊人的城市,这么复杂的风格,肯定是姜离的手笔。

        只有他有这个能力,建造这样城市。

        几十米,几百米的房子,却又不是高楼大厦,而是充满了远古风格,真的矛盾的美学。

        那么,要进入这个城市吗?

        能够进入吗?能够的。

        穹顶在东边,有一个入口,那里密密麻麻都是人群,络绎不绝地进入穹顶之内的天南城。

        每一个人都是苦力,因为正源源不断把巨大的冰块、岩石、木头运入穹顶之内。

        沈浪想要进去非常简单,只要拖着一块大岩石便可以了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一个时辰后!

        沈浪出现在地面的人群中。

        这些应该都是最底层的民众,他们穿着厚厚的棉衣,艰难地拖着雪橇,一步一步往穹顶内拖,人就仿佛牲口一般。

        沈浪也拖着一个巨大的雪橇,上面的巨石差不多有两千斤,他和其他苦力一样,速度没有快一点,也没有慢一点。

        这群人超过几万但是一点都不嘈杂,充满了压抑和绝望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这个画面,有点像是一幅画《伏尔加河上的纤夫》,每一个苦力的眼神都是麻木的,仿佛眼睛也被彻底凝固了一般。

        夹杂在这个底层奴隶的队伍中,沈浪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城门口。

        这个城门,高上百米,宽三十米,简直如同小山一般。

        而且整个城门,就镶嵌在穹顶之内。任何人要进入穹顶之内,都必须穿过巨大的城门。

        而这样的城门应该有四座,东南西北。

        这道城门的甬道很长,整整二三百米,而且完全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      沈浪前后左右,都是拖雪橇的苦力,而且都有呼吸和心跳,但是依旧没有人出声,在这甬道之内,显得尤为压抑。

        终于,这三百米的甬道走完了。

        沈浪进入了穹顶之内,进入了天南城内。

        然后……

        他完全惊呆了。

        之前在远处高山,隔着穹顶能量罩看不清楚,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房子。

    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        沈浪彻底被惊艳到了。

        没有想到,穹顶之内竟然是如此华丽的城池。

        这里面温暖如春,鸟语花香,而且含氧量比之前正常世界还要高百分之十左右,所以竟然有点微微要醉倒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这……这简直是天堂之城,空中之城。

        城内密密麻麻都是房子,几十层,甚至更高。

        沈浪之前疑惑,这么大的城市,如何解决粮食问题,原来他们把粮食种在房子上。

        一栋房子几十层,上面全部是农田,这就等于面积翻了几十倍。

        而且这些特殊农田上的农作物也和之前的世界不一样了,和金刚峰上古遗迹内的非常相似。

        这是被改造过的上古农作物,拥有惊人的产量,惊人的生命力。

        城市内的每一栋房子,都像是空中花园,不仅有农田,还有花园,池塘,甚至还有牧场。

        城市的每一处角落,都是绿树繁花,流淌着蜜一般。

        沈浪已经走了几万里,全部都是冰天雪地,没有任何生命的痕迹,一度让人觉得人类文明都已经毁灭了。

        怒潮城死寂,玄武城死寂,怒江城死寂。

        穿过了无边无际的严寒和荒芜后,进入这天南城,真的有一种进入天堂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穹顶之外是地狱,穹顶之内是天堂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但这也是等级森严的城市。

        整个城市,就仿佛是一个巨型金字塔,苦力如同灰色牲口一般,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层。

        而城市中间,有一个无比巨大的金字塔,如同一座山,整整几千米高。

        不,准确说整个城市都仿佛一个阶梯金字塔。一层叠着一层,中间那个最高处,就是天南城的统治中心。

        这座城市的每一条道路,都站着如同钉子一般的武士。

        天空上,一支又一支的空中军团飞过,监视着每一个地方。

        这座城市很天堂,但也很压抑。

        沈浪再仔细看牧场,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真奇妙,牧场竟然在房子上。但仔细一看,却发现牧场里的牛羊,如同木偶一般,活动半径不会超过三米,而且绝大部分时候都一动不动,只是麻木地吃着草。

        而最诡异的是,牧草刚刚被吃掉,很快就又长了出来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。

        这里面的牛羊,就如同肯德基饲养场的鸡一样,从孵化到宰杀,仅仅一个月左右就可以,整个生命周期都一动不动,就只是木然地吃食。

        这里的苦力也是一样的,如同无数的蚂蚁,机械地工作着,眼神是麻木的,动作也是麻木的。

        整个城市里所有人,都像是精密仪器的零件一般,按照某种秩序运转着,仿佛任何多余的事情都不会去做。

        这座城市有多少人?

        二百万?

        三百万?甚至更多!

        光军队,都超过三十万。

        视野之内的空中军团,都超过两万。

        不仅如此,沈浪还看到了不计其数的龙之力发射装置。

        大小各异,最小的只有四五米,最大的整整上百米。

        还有噩梦石机枪,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有,不管城市哪一个地方出现了动乱,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剿灭之。

        这座城市的军事力量非常强大,能够看得见的火力级别,就超过了当时怒潮城几十倍不止。

        尽管城市很大,却非常安静,几乎所有人都各司其职,只不过不太像是灵动的人,而像是机器一般。

        沈浪真的要怀疑他们是机器了,因为他们走路的步伐,仿佛都是一样的,都完全按照尺子量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不过很快沈浪就打破了这个念头。

        “当,当,当,当……”

        城市中间,那个千米之高的金字塔尖,钟声响起,响彻整个城市的上空。

        然后……

        所有人全部都跪下了。

        不管在做什么,不管是什么身份,奴隶也好,农民也罢,包括所有的军队,甚至圈养的所有牛羊,全部整齐跪下,朝着城市中间的几千米高金字塔尖跪下。

        “吾皇,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

        “大姜帝国万岁!”

        “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

        几百万人,放下了手头上所有的工作,整齐高呼。几百万人,如同一个人,没有丝毫杂乱。

        声音震天。

        整个过程,持续了三分钟。

        几百万人什么都不干,跪在地上山呼万岁三分钟。

        他们喊的陛下是谁?肯定是姜离了。

        而且不再是大乾帝国,而直接是大姜帝国了。

        整整三分钟后,行礼完毕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站起,再一次忙碌他们的工作,如同机器人一般,一丝不苟。

        沈浪所在的队伍把雪橇拖入城内,工作就算是结束了,接下来这些物资被运到巨大的车厢,然后通过轨道,运入城内的某个地点。

        这座城市竟然有轨道列车,听上去很现代先进,但是看上去却非常古朴,仿佛是中国古代机关一般。但它们的动力全部是噩梦石装置,又非常之先进。

        沈浪所在的这几万人苦力,还没有真正进入城内,立刻又被驱逐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因为他们是灰色牲口,没有资格进入城内,接下来又要出穹顶去搬运巨石和冰块。

        而且他们的住所也不在城内,而是在穹顶边缘的地下洞穴之内,真的如同工蚁一般,只能住巢穴。

        每一个人出城门的时候,会分配一粒东西,吃下去之后,浑身都滚烫,几乎感觉不到严寒。

        沈浪没有丝毫造次,尽管他想要进入城内,进入金字塔尖,看看这座几百万城市人口的最高统治者是谁,是不是他熟悉的人。

        但他还是服从命令,跟着所有奴隶出城去继续开采巨石。

    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一队全副武装的武士出现在他面前,每一个人都穿着上古铠甲,清一色的特种武士。

        之前逆天的特种武士,现在都成为标配了吗?

        “过来!”

        几十名上古特种武士将沈浪包围,带着他走到一个无人之处。

        “回来了?”那个武士首领朝沈浪低声道。

        沈浪一愕,然后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走吧,总督大人要见你?!蹦歉鑫涫渴琢斓溃骸案依?!”

        然后,一只雪雕从天而降。

        这是黑色的巨雕,而且背上还有一个车厢,这就像是一辆会飞行的马车?

        沈浪跟着那个武士首领进入车厢之内,黑色巨雕腾空而起,朝着中间的金字塔尖飞去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几分钟后,黑色巨雕降落在几千米高的金字塔顶。

        从远处看,这里仅仅只是一个金字塔顶,而落下之后,这里是一个城堡建筑群。

        这是几百万人口,几十万军队的最高统治中心。

        这里的建筑风格,和姜离的那个远古宫殿已经非常相似了,灰暗,压抑,古朴,神秘。

        偏偏这座城市无数的房子,组成了一个超巨型金字塔的形状,完全不分中西了。

        沈浪被带进了一间黑暗的密室之内,静静地坐在这里等候。

        整整等了一个时辰。

        外面传来了脚步声,然后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总督大人没空,让我来询问?!闭飧雠说纳粲械愣?。

        “是!”

        房门开启,一个女人走了进来,穿着黑色的长裙,如同黑寡妇一般的打扮,背对着沈浪。

        “别来无恙啊……”那个女子转过身来,露出了绝美而又熟悉的面孔。

        竟然是……徐芊芊,沈浪最早的妻子!

        真的好久,好久不见了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注:构思太久,竟然到两点左右才写完,也不解释了,明天一定努力争取在7点和12点更新,一定不要再晚下去,我会提前很久构思的。有月票的兄弟请投给我,这个收尾大剧情实在太难写了。
  • 【大考2018】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(组图) 2019-07-09
  • 聚焦两会:委员建言献策 收到提案5360件 2019-07-05
  • 暑期升学宴谢师宴流行 纪检部门向干部亮红线 2019-07-05
  • 【理上网来·喜迎十九大】这五年,精准扶贫改善了乡村社会治理结构 2019-06-30
  • 共产主义社会,马克思主义对未来的科学预测。对于共产党人来说,是自己的信仰,对于相信这种科学预测者来说,是一种价值追求。至于未来的共产主义实行什么样的分配方式,马 2019-06-26
  • 回复@不能这样啊:又钓出一个老蚕! 2019-06-25
  • 部分MacBook Pro存在硬件问题 需同时换主板和SSD 2019-06-25
  • 全国人大代表、西安交大校长王树国谈创新型人才培养 2019-06-17
  • 巴南:四季瓜果扮靓美丽乡村 2019-06-17
  • 【新媒体矩阵】长城评论微信公众号 2019-06-14
  • 习近平:进一步关心海洋认识海洋经略海洋 推动海洋强国建设不断取得新成就 2019-06-07
  • 特朗普下令美国防部组建第六军种“太空军” 2019-06-07
  • [大红包]——有神论者是客观唯心主义派别的三种世界观。无神论者是主观唯心主义、客观唯物主义和主观唯物主义三个派别的九种世界观!!!! 2019-05-26
  • 让统战工作多些互联网思维(新论) 2019-05-20
  • 习近平: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推动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2019-05-20
  • 西虹线上娱乐是骗人吗 一肖中特一免费大公开 快乐8官网导航 35选7开奖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新闻 吉林时时彩是什么意思 欧亚足球指数 北京赛pk10开奖直播98 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 山西快乐10分/前三遗漏 北京pk10下注模拟器 新时时彩秘籍 微信多乐快3走势图 黑龙江11选5走三级 3d试机号和开奖号对应